小桥:白马窠与寨后岗

时间:2004年10月19日 10:32    编辑/作者:转载   4475

    清顺治十二年(1655),南乡下堡村(今福建省建瓯市小桥镇霞抱村)山寇张健聚众作乱,在下堡冲口洋招军备械,藏军于白马窠,建寨于梅村(今南雅镇管辖)之寨后岗。其岗高耸,前后绝壁,左通集瑞、南雅,右通将相、登仙、南才三里,上有大坪原可驻军队,为梅村、集瑞之交界处,地势高耸险要,有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入”之势。
    张健派人四处抢劫,抓人勒赎,官军多次围剿,均不能胜。奏报上司,张榜悬赏,能献其首级者,封其显爵。健有一甥,很是骁勇,乃健之亲信随将。健独宿一岩穴,无人能登。健常挟提两历,能随风飞舞空中。一日对天问卜,祷告曰:“我张某能成就大业,此去便落于徐墩;若不能成事,便落席墩”。谁知言未毕而风止,落于席墩。健一怒之下,便把席墩全村抄没,夷为废墟。健经常偕同外甥探望姊家,其外甥已知官府张榜悬赏之事,遂生图封显爵之心。炎夏一日,健到其外甥家,外甥端盆水给他洗脸,知其习惯,洗脸必定埋首盆中沐。此时健对外甥说:“我昨得一梦,大为不祥,唯恐大难就要临头。”外甥应道:“舅父请放心,有外甥在此,何须顾虑。”甥就此乘其不备,抽刀断健之头,立即携首级到官府,转报讨封。府官验明首级问:“你何能杀健?”应曰:“我乃其嫡系外甥,相信不疑故而有办法图杀之。”府官曰:“你乃其嫡系外甥,竟能忍心灭伦杀舅,应奏请封其除害之功,免其灭伦之罪。”
    与张健同时举事的还有上屯村的林魁,溢源村的方铭鼎。铭鼎雄武有力,拟将溢源抄没为建寨之所。铭鼎有一姑亦住在本村,鼎幼时甚得其姑抚爱。起事之日,鼎派人秘密告知其姑,门外置一扫帚,可保安全。鼎一面号令队伍:“进村之后,尔等见门外置有扫帚之家,不可侵犯。”鼎之姑姑,便将消息密告友好亲邻。一转眼,整个溢源下半村的人都置扫帚于门外,唯有村头五房楼一带没有听到消息。
    铭鼎部众寅夜来到溢源,五房楼首当其冲,先被包围,20余家男女老少不及逃走,被杀大半,财物劫掠一空,屋宇被毁。待杀至三栋巷以下,见各门前都置有扫帚,便不掠杀。乡老出迎,首领令年青丁壮,编入伍内。民众被迫,不得不明为恭顺,然心不服,暗中串谋布置,由亲族设宴称贺,丁壮埋伏于壁橱中。铭鼎坦然不疑,带同卫士,高高兴兴地来参加宴会。乡人在酒席上殷勤奉承劝酒,卫士另席款待,欢呼畅饮,各有醉意。亲族见此,叫人把饭送上。叫声未落,人已将预先制好的铁箍大饭甑伪装送饭之状,从鼎背后,由顶罩下,鼎已酩醉,虽然雄武有力,此时已不能施展,壁橱勇士突出,刀枪齐下,送鼎归天并杀其卫士,攻其营寨,被迫胁从者,倒戈反正,内外夹攻,杀伤大半。余众投向张健部下,不久均被消灭。
    现今溢源五房楼废址,已改为水田,原有墙墈,隐约可见。白马窠在霞抱,寨后岗在梅村,均有其地。至今霞抱、梅村一带老年人仍流传设宴杀寇故事,并能津津道之。(范小辉供稿)

 •上一篇:小桥:奶婆窟
 •下一篇:小桥:冷泉寺除恶
我有话说